辅仁新闻
创造为上——中国现代艺术的创造大师吴大羽

来源:    时间:2016-11-26

创造为上

——中国现代艺术的创造大师吴大羽

李大钧

 

       在吴大羽先生遗留下来的文稿中,“创造”一词多达一百处以上,成为贯穿文稿的关键词之一。他在一篇长达5000多字的长文《由陶渊明说到画家》中写道:

       “创造为上,不限于绘画。诚知新的不一定是好的,但它总是生的活的”。(注1)

       “创造为上,绘画人应当勤勉修炼其艺术,成为人类天才事业的一点一滴,不等待旁一件天才事业的驱役为足意”。

       吴大羽是中国现代艺术史上,鲜明地提出“创造为上”这一口号的艺术先行者,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创造大师。他有着精深的创造哲学,是一位创造的画家、创造的教育家和创造的诗人,他富有传奇的人生,也是创造的人生,因为创造而获得自由,大彻大悟,检省自知。

       吴大羽说:

       “所谓创造,无非是以新的活力,突破陈腐的桎梏而已”;

       “一定要把自己浸入到艺术的境界才能再现自己,要从创造着眼,不是理论的”。

 640.jpeg

青年吴大羽


       他是一位创造的画家

       吴大羽先生1903年12月5日(农历十月十七)生于江苏宜兴,1988年元旦在上海逝世。家道殷实、书香门第的吴家生下的这位男孩,从小喜欢画画。他的祖父吴梅溪是徐悲鸿父亲徐达章的绘画老师,他的父亲吴冠儒开设私塾,设馆教学。他的大哥吴子政则是一位晚清秀才、诗人。据吴大羽回忆:

       “我幼年七八岁时自己就喜欢画画。徐悲鸿的父亲当时是我祖父的学生,他会画画。人物、风景、静物,几乎什么都画。他不时背着挎包,里面装着画具、画笔到我们家里来。我那时还小,看到那些画具好奇,又高兴⋯⋯。这样,我对美术就慢慢有了兴趣”。

       “记得我还在孩提七八岁时,我就喜欢上了书画。我家里都是读书人。收藏了几十幅古人的画。我小时候就接触中国画了。我母亲在鞋上、枕头上描图绣花,我就站在旁边看着”。

       “正当问李问栗的稚龄,不许我认真探测画理的乾坤,作为孩子眼目中首次遇到的沐手挥毫的新鲜,是把风貌端庄居乎重要的位置来领选的。基于这一认识,着实引起过童心的切怀。也感染到一定程度上的画学兴趣”。

640-2.jpeg

吴大羽的大哥吴子政遗留的诗集


       “风貌端庄”的种子种在了家学深厚的吴大羽的心灵,也促使他去探求家乡以外的世界。吴大羽的一生,经历了“向外走”和“向内求”的两个阶段。大致是1940年以前是向外走的,他从家乡走向了上海、走向了欧洲、走向了杭州艺专的象牙之塔,走向了抗日战争开始后的逃难生涯。1940年后他是“向内求”的,他在逃难途中辗转回到上海,避居孤岛,手把“陶卷”(陶渊明诗),钻研艺术,求索内心,即使经历再次到杭州艺专任职,以及横遭解聘,经历各种政治运动,但不改初心,成为了一代艺术宗师。

       总结吴大羽的艺术生涯,他先后涉足漫画、雕塑(可惜没有留下作品)、油画、蜡彩、水彩、墨彩、书法等门类。以其最为代表的油画而言,亦集具象、表现、抽象、势象为一身。他不拘泥于某一艺术门类为己足,自由行走在艺术的世界,不断创新。

       他晚年回忆:“当时在学习中(指在巴黎留学),对印象派后的东西有兴趣,因为印象派以前的艺术已有人总结了,而印象派后还在发展中。要使自己的艺术处在游离状态,不断地变化发展,我崇尚毕加索、马蒂斯,他们不断地在创造,他们也决不喜欢停留在他们的水平上,他们是后来者前进的踏脚板。我崇敬他们的创造力。”

       吴大羽是毕加索和马蒂斯的推崇者。但他推崇的是他们的创新精神,而不仅是他们的形式语言。早在杭州艺专时期,他就把毕加索搬上讲堂,并在给吴冠中、朱德群的信中,反复讲解毕加索。

       他说:“早年旅外习画的日子里,已能接触到毕加索艺术风格的点滴。随着疏远学院教育上的束缚,能领略虔汲感觉的探索精神。实是如此,在整个人类文化史上着眼,艺术正应循着历史前进而创造新鲜。因为艺术有推动历史长流动力的任务。从真善美各个角度,衡量到整个真理的面貌时,不可缺少艺术居乎其中的新创”。

       “毕加索的绘画语言,对我们欣赏者来说,已不陌生。用一句话结束我们理解的是,他同所有历来画家的活动一样,他的创造也正是他为自己记录虔事其心眼活力创造的个人历史。他是站在新生岗位上吐露其挚诚的,多变也就是寻求真理的歌唱节奏,显出其对人类美好生活尊严的肩荷”。

640-3.jpeg

致吴冠中朱德群书,28×21.5cm  1941年


       对于马蒂斯,吴大羽同样给予积极的评价,这在当时,是要顶着很大的压力的。吴大羽说:

       “今人咒骂马蒂斯的毒害社会,妇孺都能了了。

       只有一点,咒骂马蒂斯的人还不自知其主因所在,主因所在,是由于咒骂的人受了机械写实主义、庸俗色彩主义和摄影标本主义在作怪”。

       正是在这样的认识下,吴大羽肩荷艺术的使命,为中国现代画家存留了一个可贵的样张。可以说,正是他的创造性工作,为中国现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其一,吴大羽建立了自成体系的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理论。

       吴大羽认为艺术是人天之间的活动,把艺术的思考接续了中国古代的思想精华,直指老庄哲学,是中国这一哲学观在现代艺术领域的发展,也突破了过去以地域、民族、实用等观念界定艺术内涵以及对立对应关系的藩篱。他认为“人类的艺术是相通的,用不到分东西。艺术是一种语言,只有时代之别,没有地区之分”;“中西艺术本属一体,无有彼此、非手眼之工,而是至善之德,才有心灵的彻悟”。

       吴大羽主张一元论,推崇艺术的独立存在,强调精神创造的价值。他说“建设一元的形而上学(物质与记忆、创造的进化、美的研究)、直觉哲学、生命哲学、创造哲学,乃从时间本质上打破心物二元论”,这是他创立抽象艺术的理论基础。

       吴大羽提出了中国现代艺术的审美视觉,如“势象”、“飞光”、“彩韵”。

       他说:“⋯⋯示露到人眼目的,只能限于隐晦的势象,这势象之美,冰清月洁,含着不具形质的重感,比诸建筑的体势而抽象之,又像乐曲传影到眼前,荡漾着无音响的韵致类乎舞蹈美的留其姿于静止,似佳句而不与其文字,他具有各种艺术门面的仿佛⋯⋯”(引自1941年给吴冠中、朱德群的信);

640-4.jpeg

吴大羽绘女儿


       “其中绘画的势象之美,似无形质的重感,又似建筑的体势而抽象。好的乐曲音响和舞蹈是动姿都有韵致,势象美。文学词句也是。实际上,各种艺术门类都是相通的”;

       “中国书法最高境界,讲究势象美。绘画只能身随其后,书法是中国艺术的精华”;

       “我的绘画依据,是势象、光色、韵调三方面的结合。光色作为色彩来理解,作为形和声的连结是关系时空的连结”。

       “无语符的书法和超形象的格局,是就时空的范围摆布下来我的心理结构”。

       吴大羽1941年提出势象理论,这是中国现代绘画理论进化的标志性事件,吴大羽一生为之探索不已,并深度地影响到他的学生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人。中国式的势象主义艺术理论是独特的建树,它诞生于中国的文化土壤上,又是对世界抽象主义绘画理论的重要贡献。

       其二、吴大羽是中国现代抽象艺术的先行者,中国是世界现代抽象艺术的发源地之一。他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开始对于抽象艺术的思考和探索填补了中国现代美术史长长的空白,与欧美主要国家抽象艺术的发展历史是同步的。他代表中国艺术家独立完成了从具象艺术向抽象艺术的演变和创造。中国绘画自古及今,从“传移模写”、 “形神兼备”、“似与不似”、“舍形悦影”、“遗貌取神”到吴大羽的“势象之美”、“自由绘画”、“我画我的画”,把“线色自由”作为视感探索的目的,把绘画语言作为独立的艺术指向,吴大羽担当了重要的关键性的作用。中国文化是创新的文化,是内生的而非只靠外部推动,吴大羽用丰富的艺术实践印证了这一特性。

       其三,吴大羽创造了杰出的艺术作品,他的作品是中国艺术的宝贵财富,他的绘画示范奠基了“吴大羽绘画体系”。

       吴大羽在1937年前的许多大幅作品都毁于战火,今日只能从当年的报章上见到不多的文献。他在文革中又遭遇抄家、毁画。即便如此,他还是留下了2500多幅作品,尤其以油彩、蜡彩、纸上作品为多。吴大羽有中国传统文化学养,诗词、书法、文学的修养深厚。他又是五四运动以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走向世界的群体中的一员,尤其在欧洲五年的生活,他深入到当时西方文化艺术界的中心,结识雕塑大师布德尔、法国现代主义大师勃拉克等人,又是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代中国油画家。他的绘画精神上是中国的,个性的,形式上是世界的、时代的。他超越了东西方、民族性的界限,把艺术的探索直指人天和心性,探索前向无边的艺术的玄奇和奥秘,也因此而创造了鲜明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体系。吴大羽的作品从不签名,其实也无需签名,因为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辨识那是吴大羽的色彩、气韵、笔触,也会长久地面对他的作品产生好奇,他的精深,他的神秘,他的动力势变。

640-5.jpeg

吴大羽绘儿子


       其四、吴大羽确立了人的品格在艺术创造中的核心作用。

       吴大羽作为艺术家,虽一生创造了大量作品,但并不以作品的功利为目的,拒绝艺术成为商品和工具。他是中国现代艺术史上一位特立独行的画家。他的画不重材质、画种,重在表达,自在自语。所以小画常在方寸之间,而不签名、不落款、不题日期,画是无题画,诗常无题诗,追求的是艺术心核。他追慕先贤严子陵、陶渊明,并自称“大宙弃子”、“飞羽掠天”。

       吴大羽说:

       “文化就是创造的总称,美可以说是其中心,它包括创新和懿德”;

        “艺术是精神语言,以真理为语符。真理不可见。创造上会见到品貌风骨之有其寄着”;

       “当道德的脚步踏进创造苑地,用不到标语口号,甚至无声。创造意境之所展图,懿行无边,丽章万千,诚不必与别人的思致相同其进出”。

       吴大羽精研古代文化,参悟天地之义,中国文化的精义正是天地之气,正义之歌,这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奥义之本。其绘画着重梳理人天时空,亦是自身的精神写照,有浑元之美。他用一生的坚守和超越,在长期不正常的社会环境下,不苟且、不妥协、不怨讼,实现了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的人格淬炼,其绘画着重表达真纯美善,亦是自身的性情写照,有人格之美。

640-6.jpeg

吴大羽诗稿


         他是一位创造的教育家

       吴大羽先后在三个艺术学院担任过教师,分别是上海新华艺专(1926-1927)、杭州国立艺专(1928-1937,1947-1950)、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59-1965),是名副其实的教育家。尤其在杭州国立艺专的任教生涯最为重要。吴大羽在法国即结识了杭州艺专的主要创办人林风眠、林文铮、李金发等,他和林风眠、林文铮最为投缘,三人曾相约在杭州国立艺专不远处的西湖马岭山各建造了一所别墅,比邻而居。建校时,校长林风眠28岁,教务长林文铮(蔡威廉丈夫、蔡元培女婿)26岁,西画系主任吴大羽25岁,正处风华正茂。

       杭州国立艺专的宗旨是以“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为宗旨,推崇蔡元培先生美育代宗教的主张。那时的西画系是杭州国立艺专最重要的院系,吴冠中曾说“林风眠是校长,须掌舵,忙于校务,直接授课不多,西画教授主要有蔡威廉、方干民、李超士、法国画家克罗多(Kelodow)等等,而威望最高的则是吴大羽,他是杭州艺专的旗帜,杭州艺专则是介绍西方艺术的旗帜,在现代中国美术史上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吴大羽威望的建立基于两方面,一是他作品中强烈的个性及色彩之绚丽;二是他讲课的魅力”。

       吴大羽作为艺术教育家,秉持着自己独特的“习艺”路线,培养了一批卓有建树的艺术英才,他是一位可以“启迪学生的心灵,点亮学生的眼睛”(赵无极语)的老师。

       吴大羽认为:“艺术来到了美术家眼里,会产生两种意义,一是美育教学,二是创造的哲学。将由这两个信息,决定他进行工作的程序”;

       “在创造规律上,美术理论对美术创作不起生硬性作用。美术教育不可能直接指导创造事业。在创造的过程中,可以用理论说明,在教育的意义上,必然会帮助创作的前进。但这不等于教育和理论可以管制创途,可左右其前进,担当其全面的规划作用”。

       正是在这样的理论系统下,他推崇创造为上,反对因袭桎梏。强调“没有师承的师承,是最好的师承”,“我没有一言阻塞创造上的力源,而是尽量为创造留其枵虚,使各人自己可以去自由展动其发育安排”。

       ——他强调绘画的大体原则,鼓励学生不纠缠细节,打破陈规。

       ——他强调感觉的重要性,认为“画画最重要的就是感觉,对对象的第一感觉很重要,能发现,能抓住,能表现感觉,就成功了”。

       ——他强调个性,引导学生“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事物,用自己的手来表现自己的感觉”。

       ——他善于采用启发式、鼓励式的教学方法,旁征博引,循循善诱。

       ——他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强调画人首先是做人,要有良知,要追真理,要做真人。

640-7.jpeg

吴大羽致冠中德群信


       吴冠中先后四次撰文纪念他的老师,呼吁研究“吴大羽现象”。他说, “吴大羽从技术到艺术,再到做人,从东方到西方再到东方,从有法至无法的艺术发展道路,在中国美术史上是一个极为突出的十分丰富的现象。”

       朱德群说:“每当与朋友或同学提到吴大羽先生名字的时候,我心中即产生无限的兴奋和激动,几不能自持,感恩之心油然而生。吴大羽先生是我的老师,更切实地说他是我的恩师。我常和人说,我万分幸运地是我在艺专遇到了几位非常好的老师,大羽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一位,也是我受益最多的老师,所以饮水思源说他是我的恩师并没有一点言过其实”;“吴冠中称吴大羽是‘杭州艺专的旗帜’,这话很真切。吴大羽是向中国引进西方现代艺术的一面旗帜,而且也是号召中国画家摆脱传统拷贝式传承、建立独特艺术个性的一面旗帜”。

       赵无极说:“十四岁时,我考入杭州艺专,吴大羽老师教我两年,他教学让我印象深刻,他不是给我们启发,他是教我们怎么看。好比画花啦,画石膏啦,应该要有什么样的结构。他完全为我们打下了基础,基础很稳的,‘简朴’这个因素,我们受他影响很多。他对学生的要求是很自由的,他不反对我们受Cezanne、Picasso、Matisse的影响。但是一般学校的教学仍守旧,反对学生做新一点的尝试。讲穿了,学校是很学院派的,传统绘画停滞不求改变,一点意思都没有。别的老师批评我们绘新的东西,不过吴大羽先生和林风眠先生始终一直保护、支持我们”。“我受吴大羽老师的教导至今感念不已,他将永远是我们的模型的创作者。如今老师过世了,他的很多想法,现在已无从知悉。但是从他的画作来看,有很多进展和发现,也可看出他才华横溢。”

       吴大羽的学生队伍和艺术体系是中国现代美术史的一个独特的艺术方阵。他们中有艾青、胡一川、王式廓、祝大年、李霖灿、丁天缺、赵无极、庄华岳、朱德群、吴冠中、罗工柳、赵春翔、涂克、谢景兰、刘江、袁运甫、曹增明,以及在上海的闵希文、朱膺、芮光庭、张功悫等人。

640-8.jpeg

吴大羽作  无题  99  布面油画 45.5cm x 32.5cm 约1950年


他是一位创造的诗人

       吴大羽出生在一个写诗的家庭,父兄都是读书人。对他影响很大的大哥吴子政是晚清的秀才、诗人,在1938年死于日本飞机的轰炸。他死后,他的诗友为他结集出版了《宜兴吴子政先生遗诗》,收录了遗诗上百首。吴大羽一生写有600余首诗,可称为“羽诗600首”,目前可以看到的吴大羽最早的诗写于1922年7月,是写于他从上海赴法国留学时途经红海的船上。

 

        无题

       海上的夜,

       今夜,海上没有星月,

        乌黑,乌黑,

        风吹,挟着雨点,

        船前行,带着旅客;

        船底栏杆太细瘦,粉饰着白,映着灯光,

        分外白,白,

        看,无穷的黑,黑得浓厚,浓厚处,一点渔火,

        谁家的火,人的挣扎,

        你,你是否爱这黑,或者你为之恐惧,

        发抖,这黑,黑,黑!

 

(1922年)七月卅夜过红海

 

       吴大羽自杭州艺专开始,诗歌频多起来,杭州西湖的杂咏,艺专迁徙的见闻,人生的感怀渐多。1940年后,吴大羽寓居上海孤岛,远离人群,更是潜心于陶渊明,“手把陶卷”,诗的格调境界愈高。陶诗本是中国诗歌的高峰,吴大羽以陶渊明为人生楷模,才华亦高,心性和创作自然直入陶诗堂奥。1950年后,吴大羽遭遇不公正待遇,写诗是他人生排遣和自语的方式。到了晚年,吴大羽进入自由境界,诗成了他人格的结晶和他心声的吐露。

        一方面,吴大羽一直以诗人自况,他写到:

       “人生和自然的交接点是诗,是艺术。诗包括美术、音乐、舞蹈。诗就是节奏,它可以概括艺术的一切。我还是喜欢写诗”;

       “我站在诗和梦的边缘,窒梏去来期在百岁斟酌斤量,点燃春秋”;

       “我没有通过书卷

       但我相信我是诗人

       请毋相疑,

       让我把心意捧出来

       送到你面前

       请你检查下

       写在下面的字句

       有几个字眼不合规格”。

        另一方面,吴大羽作为画家,敏锐地发现了诗和绘画的特殊关系。中国一直有诗画同源的理论,主张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典型的是唐代王维以来的诗画论。早在1940年,吴大羽在致赵无极信中说:“懂得画中有诗本是无奇的浅见,要领会画即是诗,而不离乎画,才能通过抽象具体间的桥梁,而总纲其观感,无复泥礙”。吴大羽鼓励赵无极“直写”,这对赵无极以后抒情抽象艺术创作极为重要。

640-9.jpeg

吴大羽书法


        吴大羽认为:

        “人生只落在美和诗的结合上显其煎熬。

        不可说之说,不可道之道,都见之于诗和美之假象上面。

        人世无话可说,才做诗,心思无处可放才作画,画人不比奴才,何不说,我也会画,你死了愿见画还活着,正比语符消失了,诗意还在”。

        “古人今人都把诗画并题,是指彼此间有互通性而言。其实诗和画境异体殊,全不一样。从没有见诗不悲哀的,哪怕最欢乐的诗章,潜意识一定是悲哀而非欢乐。也从没有见画而不乐的,哪怕是最阴戚的画面,终还是一种快感。前者是经验的世故,后者是初生犊的和谐。虽同样是作感情工具,前者把和谐作形式隐喻忧伤,永味酸辛,后者普罗众象,松发神经”。

        “假如要我关心一下绘画局守上的范畴,我应该理解绘画是艺术即是诗的同道,心眼手居乎感觉心明手巧的出发,不会被材料和法统式样所限止。正如打破陈规习守才合绘画艺术创造的展远”。

        画家吴大羽和诗人吴大羽,这是吴大羽的两个身份。今天,有研究者定义吴大羽的绘画为“诗性绘画”,那是把吴大羽作为画家的角度。长期以来,吴大羽的著作没有发表,导致人们无法认知吴大羽的诗人身份。我认为,即使但从文学的角度,吴大羽的诗歌和杂文所达到的文学高度,足以使他跻身中国现代重要的诗人之列。

640-10.jpeg

吴大羽书法


        本文限于篇幅,仅摘录几首他的诗歌。

 

        无题

        我爱上了皎皎的花朵

        春天来到你脸上

        我爱上了洁白的琼玉

        幽谷深藏着你的辉煌

        我爱上了美丽的月亮

        是你指点了明天的太阳

 

        别情

        我以一日之长来到你们面前

        敢贪着天功妄自居先

        此来只为向大家输所敬诚

        不许有一点错过落到你我中间

 

        青青的苗芽初初绿满了前山

        虞人身上才感到重重的负担

        日子总会一天一天走向没力

        精神可该把握得十分稳贴

 

        让我把心事交代给替手们

        但愿珍重起各自的名分

        假如一朝你们发觉所业又终了

        记着前程外面更有着前程

 

        画家之歌

        岁月煎熬了万古的生命

        一事无成地留下了他的败色

        浈芥聪明点点轮回着孤零

        以忘情糜世也清醒不了素心

 

        我不考虑地震摧毁我画室

        里藏着无比灿烂的光明

        但认识这个不必疑虑的事实

        是乾坤终不销毁枯槁之一日

 

        我的至尊,请你就座这个夙位

        端详站立在你面前的正直

        容我濡毫款款人间的绝丽

        指点着万里江山从这开始

 

        这是自由,这是美备

        这是尊严和高贵

        替你描绘出千样婉转百般的妩媚

        从过去未来而现在,

        是上帝与我共同协作的风采

            

        无题

        耋耄省亡作,沧桑醒春秋。

        欣与日戏逐,不为图留优。

       风动天光远,飞云惑吾求。

        暮序移碧落,忽共繁星俦。

 

        无题

        此心如止水,无动明镜中。

        影映池沼上,气投江湖浓。

        望洋兴浩叹,隔岸雾濛泷。

        银河浮天际,寒色罩净空。

        慎独是肩住,汗血泪共通。

 

640-11.jpeg

吴大羽书法


        每当我读到吴大羽的诗,总有一种锥心的感觉。吴大羽的诗,是一个诗人的诗,也是一个画家的诗,诗和画,在他身上是分不开的。诗人的情感、画家的浪漫结合在一起,诗律的语言和画韵的语言,对他是互促的,互补的,也是发诸内心的。社会对于吴大羽的诗还刚刚看到,在中国现代诗人中,像吴大羽这样,既是杰出的画家,又是优秀的诗人,并且均有独立建树的并不多见。随着“羽诗”的陆续发表,吴大羽的诗将为中国诗歌的长流注入新泉,也将是诗界的新事件。

        当我们回溯吴大羽的人生,他作为画家、教育家、诗人的人生,无疑是创造的人生。他的人生是渐进的、也是顿悟的走向自由的过程。他说:

        “创造发明才是人生的自由。人生也有起步,前身曰画自由,后身曰画‘大悲’,大彻大悟才能获得大自由,而人生的价值在自知”。

        1983年,他给远在美国的侄女吴崇兰写了一封信,并表示要送她一幅画作为纪念。他说,“我无时无刻不在画上转念头,无时无刻不与自己和人生的愚蠢作战。我要赠送你一张比你见到的旧作好些的近作。你知道我从七八岁画花算起,已蹉跎了七十多年。现在才算懂得一点”。

640-12.jpeg

吴大羽书法


        这样一位杰出的艺术家,他一生求索,一生煎熬。直到进入暮年,才自谦“懂得一点”。“这一点”对于谦恭的老人而言,如同拈花一笑。进入自由之境的画家和诗人在提示后人:

        “真正伟大作家的生命,诗人画人都是一样,并不寄着在他们自己身上,而是寄托在他们周围的别人身上的,寄托在他周围或下一代人的甘苦悲欣上面的。所以作品同人类的病痒休戚相关的。时代一久反见其伟大,那时虽无其作品,也可见其人事,愈到后来则愈见美善一体的必要,诗的艺术或画的艺术都是一样”。

        这就是吴大羽。一位杰出的现代主义创造大师,一位哲学家、预言家。他在预言:当我们致力于建设创新型社会、创新型国家的时候,当创造成为一个时代的风向时,这位创造大师,将为我们提供无尽的精神力量。

2016年7月23日


640-13.jpeg

本文选自《吴大羽纸上作品集》

主编:吴崇力、寿崇宁

执行主编:周长江、李大钧

编辑:邰武旗、刘晖、李雨涵

设计:宁成春

制作:段建辉

出版发行: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6年9月

定价:1490元



*注:本文中吴大羽言论均来自吴大羽文稿

辅仁书院的展览
辅仁书苑组织策划的展览及在辅仁艺术中心举办的相关展览。
版权所有辅仁书苑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北花园金家村中街6号吉里(北京)国际艺术区东区E2 电话: +86 010-5691 6379 邮箱: media@fujen.cn 京ICP备15049464号